青岛新闻网 收藏我们 设为首页
首页 > 青岛社区>新闻正文

青岛社区被曝贿选:选票现金一起发最高1万

    来源:青岛新闻网    点击数:175    时间:2019-01-20 12:04:24    
  

  1月23日,青岛市李沧区政府回应,对村民举报并被网媒报道的青岛市代表、东李社区李可福涉嫌贪污过亿、开300万豪车等问题展开调查。

  自2014年年底至今,有关青岛市内城阳、崂山、李沧等地被网络频频爆出社区资产数亿、并涉嫌贿选等,青岛城阳区流亭街道杨埠寨社区便是其中之一。

  青岛举报亿元贪污频现的背后,折射出地方土地财政滋生出的基层村官贿选乱局,“ 当官就是为了卖地、拿项目”,构成了村官们最原始的贪腐逻辑。

  “凭样票领取,有1000块钱,用信封装着。”前去领钱的杨埠寨社区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居民回忆说,领钱后,发钱的人在粉红色样票上的“栾钢先”字样下方印上红圆圈。发钱时间从当天下午两点持续到下午四点。

  4月13日上午,居委会以“误工费”的名义向全村具有选举权的1300位选民每人发放了500元,并且每人发放了写有“栾钢先”字样的粉红色样票。

  多名村民向重庆青年报记者透露,发放地点选在社区物业办公室。在现场,有社区工作人员参与,并嘱咐他们样票不要丢失,选后凭样票有小礼品相赠。

  两天后,青岛瑞驰汽车维修有限公司前人流如织,人们排队簇拥在该公司的四个窗口,工作人员两人一组,给村民依次登记发钱。

  “这个我不清楚,我只是一般的工作人员。”被村民指认参加了这次发钱的杨埠寨社区居委会分管居民社保的工作人员于衍波说。

  4月17日上午,杨埠寨社区村民委员会选举如期举行。竞选共有三个职位:村主任、村委委员、村妇女委员,共有8人参选。当天选举的结果是,村委委员和村妇女委员选举通过,但在主任一职上,栾钢先与甄仁地两位竞选者票数均未过半,该职位择日重选。

  “4月19日晚10点,栾钢先的胞哥栾展先等三人来到俺家做了三个多小时工作。”现年62岁的邵美兰回忆。她承认,在来人逼迫之下,她拿出了丈夫的选民证交给了栾展先,对方给其10000元。

  宋玉鑫是另外一位愿意站出来承认自己收钱的选民。她记得,4月20日早上凌晨5点,自己还在睡觉,听到敲门声,社区工作人员周健华在开门后留下一句“选栾钢先当主任”,并留下二个信封后匆匆离开。宋玉鑫打开信封发现,每个信封里装有现金6000元和选择“栾钢先”的票样。

  从承认收钱的社区居民提供的资料统计,栾钢先组织人员第三次发钱,时间从19日深夜开始至次日天亮。此时一张选票的价格为5000元或6000元,这些费用在村民口中称之为“选举费”。

  来自杨埠寨社区居民自发组织统计的数据显示,栾钢先前后三次组织亲属和社区工作人员发钱,总额花费超过800万元。

  4月20日,栾钢先高票当选居委会主任,获得连任。多位居民证实,在当日选举现场,有派出所下派的联防队员以及街道工作人员。

  1月28日,在重庆青年报记者三番五次寻找、打电话给栾刚先,其都在听到相关问题就挂断电话的情况下,记者将村民举报的相关问题短信发给了栾钢先。

  “没有哪一段是真的,你看他们愿不愿意实名举报?”栾钢先回复说,“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现在高密党校学习,你打电话打扰我学习。”

  今年25岁的栾晓东在城阳区特警大队工作。2011年,栾晓东从山东烟台工程职业技术学院毕业,毕业之前,他已是一名正式党员。

  依照中央组织部《关于进一步加强党员组织关系管理的意见》规定,毕业之后,栾先克应该将组织关系转回青岛。

  “我儿子户口就在这里,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接收。”1月26日,多次找了社区的栾先克在杨埠寨B区自家的小卖部里说。

  像栾晓东这样的案例,在杨埠寨共有6人,上学期间入党,多为年轻人,且学历普遍较高,但他们现在的组织关系只能挂靠到流亭街道办。

  其实,杨埠寨的年轻党员并不多。资料显示,杨埠寨现有党员61名,其中50岁以上党员31人,30岁至50岁党员有25人,30岁以下党员5人。社区年增加的党员数大约2人,只有当兵转业回乡的党员,杨埠寨社区党支部予以接收。

  杨埠寨社区一位不愿具名的党员透露,栾钢先夫妇育有一双儿女,除正在上学的小儿子不是党员外,其他人都是党员,且其妻子周娟、女儿栾静的入党时间均在其担任社区支书期间。

  “2011年竞选社区党支部,我们是被四五个人看着,在他们的指导下写选票。不敢不从。”有党员说,这四五人都是跟随栾钢先的。

  同时,该名党员透露,在2014年年底的社区党支部选举中,栾钢先向社区里的部分党员发放了1~3万不等的贿金。

  青岛崂山区一名曾在七年前参与村支书竞选的村民透露,个别社区控制党员数量的原因很简单,“ 多一个党员,多一份提名、选举的投票钱”,据称利益大、争得凶的村庄,一个党员获支持的代价达到6位数。

  “这些属于秘密,不能往外传。”1月28日,重庆青年报记者向青岛城阳区区委组织部询问近年基层党员发展情况时,龙姓科长如是回答。

  “前后花钱大约有1800万元。”城阳区流亭街道东流亭社区原主任胡海绪举报称,2004年11月15日,东流亭社区在流亭小学组织换届选举。选举的前一天,当时的村委会主任候选人、现东流亭社区胡孝华向全社区具有选举权的1500多人中的约1000人,组织人员上门给每人发放3000元至4000元不等。

  “15日中午,他利用中餐时间召集村民,就在饭店每人发了1000块钱,去了大概500多人。”胡海绪说,胡孝华在选举当上村主任两天后,他按照户口本,在他家的流亭市场办公室以2000元/本向全村约800户发钱。

  山东头村村民回忆了2007年李发友在山东头村委会换届选举中的贿选过程。他先是花了200多万元,请村民吃饭、送礼,涉及2500多名选民。

  在正式组织选举的11月6日之前,李发友拿出800余万元,组织人员上门给选民每人发放3000元,让村民们选他当村主任。

  2002年12月,青岛市崂山区人民法院判决:被告人李发友犯持有罪,判处一年有期徒刑,犯聚众斗殴罪,判处二年有期徒刑,合并执行三年。

  2014年12月,城阳区城阳街道小北曲社区组织居委会换届选举,由过去选举发放现金变为发放购物卡。在杨埠寨,公开召集选民领钱的场面消失不见,但取而代之的是栾钢先发放了500件军大衣。

  耐人寻味的是,杨埠寨社区居民透露,在选举期间,有社会“陌生人”统一着装在社区“监督”、“巡逻”,被视为重点监控对象的杨埠寨社区居民胡春英家楼下,则在选举期间停着两辆坐着陌生人的车。

  青岛城阳区小北曲社区主任林峰分析,贿选收敛,主要是由于中央高压态势下的打击,另外就是经历了十几年的发展,地方几乎已无地可卖。

  杨埠寨社区居名举报称,栾钢先拥有多处房产,其中包括价值2000多万元的鲁信未央花园的一处别墅;并包括家中多台轿车,其中不乏奔驰、奥迪、讴歌、本田等。

  对于这些举报,“ 我也没有好回应的,是我把一个贫穷落后的村庄带富,并不是村庄把我带富。”栾钢先在短信中如是回应重庆青年报记者关于房、车等的问题。

  多位杨埠寨居民证实,12年前,栾钢先未当村主任之前,购得杨埠寨A区一处房产还欠村里10万元,如今摇身一变,成为了亿万富翁。

  居民们介绍,栾钢先现在深居简出,原来开着奔驰350出入,现在的座驾改成了讴歌。“ 不经常去居委会办公,有事会计会帮着干。”

  在栾钢先主政超过12年的杨埠寨,如今,在大多数社区居民的心里,其已成为不可撼动的存在。社区居民们把这种存在归结为“要钱有钱、要势有势、要人有人”。

  在社区,居民们格外忌讳提及“栾钢先”三字,“ 讲好话还好,说不好了,就有苦头了。”居民梁秀华(化名)皱着眉头说。

  栾钢先身份除杨埠寨社区党支部兼主任外,他还有其他头衔:城阳区代表。此外,他还是公司老板。

  当地工商部门资料显示,注册资本500万元,成立于2003年的青岛塞纳河酒店有限公司股东包括付深武和栾钢先,两人分别出资100万元和400万元。

  青岛塞纳河酒店有限公司则经营着塞纳河国际商务会馆,该会馆坐落于青岛流亭国际机场北150米,会馆总面积10000平方米,投资5000万元人民币。

  大多数居民并不清楚也不关心社区财务,一个关键的原因是,直到2011年,杨埠寨社区财务才逐步公开。

  在杨埠寨居民们看来,模糊不清的账本以及长时间信息不公开,集体资产及收益状况已被抹去。2006年底,流亭街道杨埠寨社区完成旧村改造,杨埠寨社区将旧村改造腾出来的土地整体出让,收益3.8亿元,居民至今不知此款去向。

  在网络上,对东李社区李可福、杨埠寨社区党支部兼代表栾钢先这类亿元村官的贪腐举报,并不鲜见。

  “地没有了,每人每月只剩下200元的福利。”令村民们担忧的是,可能今后这200元的福利也发不下来。

  国家行政学院的竹立家认为,“ 旧城改造”利益驱动之下的基层自治,已经逐渐异化为暴力式、行贿式、领导式。

  “原本应该在基层自治当中发挥带头监督作用的基层党员,大多数敢怒不敢言;基层党员素质良莠不齐、缺乏正确的是非观念亦助推了基层一把手大肆。”竹立家说。

  “这些人都是什么人可到我村走访一 下,我欢迎那样可能你们就明白了。”1月28日,一再拒绝回应问题的栾钢先发短信说。

  继续发布了第二轮巡视的整改情况。霸占头条的,依然是与足球有关的东西——体育总局的整改意见。

  “虚构一个不劳而获的人,去忽悠一群想不劳而获的人,最终养活一批真正不劳而获的人”,这一句对中国彩票事业的经典论断

  没有逻辑的棍棒文字,听起来轰轰烈烈很有气势,其实不堪一击,因为脱离这个时代的语境语态而成为被围观的笑柄。这种棍棒文字听起来很有自信,其实恰恰是缺乏自信的表现,有理不在声高语狠,没事实和逻辑自信的人才会用恶狠狠的语言和空洞的口号掩饰道理上的苍白。

  98辆国家和中央机关公车在北京新发地汽车市场起槌拍卖。有现场拍卖者告诉记者:“都是领导坐过的车,以后商务应酬还是很有面子。”

0
友情链接 联系电话:1506520123
青岛新闻网版权所有 Power By www.knbaxg.com.cn
竞彩足球计算器